定型





畢卡索有句話:我14歲就能畫得像拉斐爾一樣好,之後我用一生去學習像小孩子那樣畫畫
時間越長這句話越讓我有感觸



依稀記得在我轉第二次學校遇見一位老師
她兇的有名會請不乖的同學自己處罰自己(現在一定會被舉發的程度)
當然這麼愛說話的我也經歷過這樣的懲罰

除此之外為什麼對這位老師印象深刻呢?
有天是美勞課我畫著一對新郎新娘(應該是..XD)
不知道為什麼老師對我說,為什麼畫圖要這麼小心翼翼畫得這麼小
後來我就乖乖的用更放的線條畫圖,雖然沒有一開始畫的小細節
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記得我並不討厭老師這麼糾正我
好像在我之後的畫圖模式開始改變了什麼...

從小時候我就愛畫畫也千求百求媽媽讓我在幼稚園學畫圖
但回想起來覺得小時候開始學畫之後開始學習什麼是雲什麼是魚和蝴蝶
大人用的大人式簡易線條讓同學一起學習什麼叫做"像"
越大越畫得像讓我有優越感也是我交朋友的途徑

高中時有朋友說我畫得很奇怪骨架不對每次畫完圖就是評分時間
那時還是個遲鈍的孩子還是默默的笑笑越來越縱容這樣的模式
對這樣的模式隨然有壓力但沒有疑惑因為印象中她是畫得很好的也有讓人喜愛的特質
而畫得很奇怪的我有什麼資格說別人不好呢?

那時小孩的世界好小好小
像跟不像好像變成我心裡的刺
出社會之後,依樣做著所為設計的工作
除了工作幾乎就沒再提筆畫了畫了就擦畫了就刪
一直把工作忙當成防護照似的,一直沒辦法像小時開心得畫畫

變成大人之後才察覺以前的事情
原來定型這件事情是影響很深的
ㄧ張紙經過折損,印記怎麼壓也壓不平的
不管是自己喜好的風格要如何堅定自己的畫風
都是要花很多很多的時間才能重新建立


我想
或許時間要設定為一輩子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Blog design by Allan tsou. 技術提供:Blogg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