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體關節人形Ball jointed doll

自從不在家作業後 , 發現在工作時可以更專心 ,我想獨立的空間對我來說是必要的存在 電力當然也是不可缺少的 , 微弱燈光的生活實在是不能適應, 所以又開始尋找新的工作室 , 看了幾個地方有設計工作室分租 , 還有   Changee - 共同創意工作空間與藝文平台  ...

自從不在家作業後 , 發現在工作時可以更專心 ,我想獨立的空間對我來說是必要的存在
電力當然也是不可缺少的 , 微弱燈光的生活實在是不能適應, 所以又開始尋找新的工作室 ,
看了幾個地方有設計工作室分租 , 還有 Changee - 共同創意工作空間與藝文平台 
可惜的是獨立空間都已出租 , 跟阿搞先生聊過後Changee 的想法我很認同並希望在台灣有更多相關的空間讓藝術領域的人可以互相交流刺激 , 而且他們也知道球體關節人形這點讓我開心 ~

其實較為多人知道的是小布娃娃、芭比、公仔模型...
這些跟球體關節人形的差別在於四肢可動性不高 , 不一定能更換配件等等

所以很多人對球體關節人形有著很多的疑惑誤解 , 有著很多的外號最常見是SD再來是鬼娃娃、D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頭髮並不會長長根半夜爬起來喔XD

受到電視電影劇情等等影響通常被既定了可怕印象
 如果是傳統的日本娃娃我也會怕阿XDD這種頭髮就會長長了(誤)


這是早期歐洲等地區的古董陶瓷娃娃 一般用為服裝展示和玩具收藏,
製作材質為陶瓷,眼珠是玻璃製造


而改變球體關節人形(Ball-jointed doll,簡稱BJD)型態的先鋒是超現實藝術創作者漢斯·貝爾默





球形的關節是為了能更接進真人的姿勢石膏陶瓷木材塑膠等材料皆可以用來製作人形。因為人形做工細緻造價不斐,多為藝術收藏為主。

日本從歐洲學習了關節原理,投入並發揚光大關節人形逐漸成為藝術文化的一部分,舉辦人形相關展覽推廣像吉田良 野可淡 陽 月 戀月姬...等大師較為多人熟悉日本著名的人形作家並發展許多風格流派


      吉田良                                          天野可淡                                   陽月                                              中川多理


最先刺激市場創造量產的是日本的「造型村」公司「Super Dollfie」的球體關節人形,帶動了收藏人形的風潮,之後才影響韓國、中國、台灣...製作公司的名稱都不同,例如LUTS、DZ、K-doll...所以"SD"只是日本Volks旗下娃簡稱不能代表所有的BJD,現在量產的BJD多受於日本動漫影響臉部造型大部分偏於美型,體態比例正常,各種年齡、膚色、型態(動物 神話等等)都有



球體關節人形除了個人收藏以外,在實務方面的運用,亦活躍於設計界,因人形的姿態變化豐富,加上普遍關節皆可替換的緣故,因此適合繪畫、髮型、服裝或彩妝等須講究美觀與形象的藝術領域,這也是我愛關節人形的原因是我夢想的結合體,不過因為現在BJD的材質多為樹脂塑料雖然強壯堅固許多,但是碰到紫外線強光還是會有逐漸黃化現象,
收藏家多為保護BJD除非聚會或是BJD相關活動通常是不太會出動的(蠻神秘的呢XD)。



最後分享一篇文章,裡面確切地討論著球體關節人形的文化與實際面(紅色為有影響到我的內容)




·     《與「夜想」雜誌主編今野裕一先生的一次談話》

201184,一個悶熱而時有暴雨的下午。在我的大學院導師奧村先生的撮合下,我跟一位研究亞文化的臺灣同學有了一次與《夜想》主編今野裕一先生面對面深談的機會。
最初我會知道《夜想》這本雜誌,是因為流覽“創作人形”(注1)作家Naruto先生(注2)的網站時看到了有關刊載她作品的書籍介紹。正好是《夜想》那期耽美專輯。於是從amazon上購買了耽美和吸血鬼這兩本專輯。翻看後才意外地發現這是一本非常專業及深入分析日本藝術亞文化的雜誌。主要以近現代藝術為基礎,結合日本自古以來的一些文化特徵以及戰後所受到的歐美影響,對日本現如今的藝術意識形態進行了深刻的剖析。據說這本書在藝術類院校的學生中很受好評。
日本自古就有很多種人形,最常見的有雛人形,和紙人形,機關人形,操線人形等等。自從六七十年代,日本受到漢斯 貝爾瑪(Hans Bellmer)的影響開始形成球形關節人形的風潮,湧現了一大批創作人形的作家。如現如今在東京原宿站附近開辦[エコール・ド・シモン]人形教室的四谷シモン先生,在東京自由之丘開設人形教室[ドールスペース・ピグマリオン]的吉田良先生,天野可淡先生等。那之後,受這些大師影響及培養,才造就了現在日本的創作人形市場及文化氛圍。國內很多人可能以為volks才是球形關節人形的起點,其實那是錯誤的。在99volks出產第一個SD之前的二三十年間,日本的藝術品圈內已經湧現出大量球形關節人形的人形師及作品。80年代後期,特雷維爾出版社(トレヴィル)出版的吉田良先生攝影的天野可淡先生的人形畫集造成了轟動,這也給日本的球形關節人形文化帶來了更多生機,從此球形關節創作人形更是在藝術文化圈中站穩了腳跟。
我們跟隨奧村老師來到日本人形非常有名的淺草橋車站附近,走進一條巷子不多遠就見到了一個三米寬左右的落地玻璃窗,中間正展示著三體球形關節人形,我一眼就認出那是清水真理先生的作品,頓時一陣興奮。然後我們直接上了二樓,有三間房間,左邊兩間正在做活動,一間是清水真理先生[NIRVANA~涅槃~]人形作品展,一間是舘野桂子先生的[隠世の匣]人形作品展。我跟奧村老師及臺灣同學先仔細看了一遍展覽,然後今野先生邀請我們到右邊的咖啡廳小坐。
在奧村先生的介紹下,我們稍微寒暄了一陣子,今野先生介紹到,這家咖啡廳叫做Costad'Eva,意思是夏娃的肋骨。一般大家都知道聖經中記載人類是由亞當的肋骨產生的,但是他更希望站在女性角度上看待藝術,所以取名為夏娃的肋骨。雖然他並不是刻意主張女權主義,只是從女性角度上能夠更多地發掘藝術的嶄新一面。
奧村先生帶去了一本他近期設計製作的寫真集,今野先生讚不絕口,兩人回憶起90年代中期,日本泡沫經濟時,揮金如土進行藝術創作的年代,各種感歎。500萬日元的專案,隨便寫張計畫書就大刀闊斧地去幹了,現在看來絕對是不可能的。今野先生還不斷誇獎奧村先生是日本平面設計第一人,我們對奧村先生的敬仰又昇華了一個臺階。
因為是陪伴臺灣同學去的,所以大家先討論了一下亞文化的內容,如蘿莉塔和哥特式的對立和融合等。之後我們談起《夜想》這本雜誌。去年12月,今野先生出了一本《夜想-貝爾瑪-對日本球形關節人形的影響專輯》,今年2月時,也開了一個月的《貝爾瑪和日本的球形關節人形》展,難得地展出了吉田良先生今年的作品。其實1月份我就聽吉田良先生說起過,當時正好2月回國,所以沒能趕上展覽,非常遺憾。今野先生說開展時,他和吉田先生聊起貝爾瑪,吉田先生很直白地吐槽了一句“雖然都說日本的創作人形是受貝爾瑪影響,但卻無一人得其精髓。”今野先生表示很贊同,反觀貝爾瑪的作品,大多是肢體疊加的表現,並不會以唯美為目標。他給我們翻看了一些照片,的確如他所言,貝爾瑪的本意似乎是通過球體來表達一些更深層次的東西,而並不是為了製作人形。
今野先生此刻感歎了一句,很多創作人形作家其實已經朝著商業化的目的而進行創作,以美型為第一標準,只關心銷售量的問題,只要好賣,什麼都做。我感悟地回道,難怪店裏賣的那些臉如此相似。他補充道:“當然並不是說商業化不好,但是那樣的作品缺少了靈魂,並不是為了創作藝術而創作的,相比之下,那些為了表達內心感情的作品更為有意義一些。而作為藝術圈子的人,當然更希望看到更多有靈魂的作品。”
我們說起清水真理先生的作品時,因為這次展覽很多內容都是斷肢內臟等,當然做得非常美型,各種部位與自然元素融合,也非常有美感,很明顯是有更深刻含義的。此時今野先生輕聲透露,其實現如今做人形的作家女性居多,她們曾經受到過暴力對待,對於人生有不同的感悟,她們也許不會寫不會畫,只能靠製作人形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感觸。
當話題轉到培養創作人形的人形師時,今野先生說起一件逸事,當初戀月先生還未出名,他全力支援戀月先生進行創作,當時雜誌原本是使用四谷シモン先生的作品做封面的,後來改成了戀月先生的作品,四先生曾經打電話來半開玩笑似的問罪,但是今野先生堅持己見推捧出了戀月先生。他說,藝術創作是個很孤獨的過程,但是只要有一個人站在自己身邊支持自己,就會有努力下去的動力,這是很重要的。就算作品一開始不好賣也沒關係,只要有支持自己的人存在,作品就有了價值。我問道:“也許有些作者是靠價格來確認自己獲得認可的程度不是麼?能夠賣得出去,不是說明自己得到了認可麼?”今野先生笑道:“這樣的想法是存在本質性錯誤的。只要你一心投在自己的作品上,所製作出來的作品必然是好作品,終有一天能遇到自己的伯樂,但是如果你從一開始就只關心是否能賣得出去,必然做不出好的作品來。”聽他這一席話,我心底頓時燃起了朝藝術創作之路發展的信心來。
我隨手翻起那本貝爾瑪專輯,正巧看到了今野先生對volks公司老闆重田英行的訪談錄,我心裏一陣激動,看著上面的配圖脫口而出“nanakira!”
他笑:“你倒是很清楚嘛。”
“我家養著幾體SD731號為了接伊達政宗還特意去了神戶DP。”
“原來如此。”
我正想問他對volks有何看法,他已經說起他對商業人形不是特別有好感,雖然商業人形原本也是人形師創作出來的,但是畢竟商品與藝術品還是存在很大的區別。於是我連忙改了問題,問他是否是去了造型村採訪。他說當然,只有深入第一線才能拿到準確而真實的資料。話鋒一轉,他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問我,“你知道volks的人形有什麼標準麼?”我連忙搖頭,他笑了起來,“我當時問圓句先生他們製作SD的時候是否有什麼標準,結果很意外,圓句先生說有的,就是娃娃的下巴。雖然繼volks之後出現了很多廠家,但是只有這個下巴是SD的特徵,別人學不去的。”我們頓時笑了起來,“從來沒聽說過娃娃的標準竟然是下巴,真不可思議。”
之後我們給今野先生看了我們的作品,他給了我們一些中肯的評價和鼓勵,這一下午的訪談也就結束了。
離開今野先生的畫廊時,我戀戀不捨地在門口拍了幾張照片留念。滿足地回想了一下今天地訪談,今野先生的話給了我很多繼續創作下去的勇氣。人的一生能遇到那麼幾位影響自己一生的偉人,今野先生對我而言正是這樣的存在。特別是他那種不顧主流,專心於實事求是辦雜誌,不接受任何廣告資助,只為傳播藝術的態度,非常值得我學習。
從到日本留學起,我就發現日本的人形圈子氛圍跟國內非常不同。我那時候還住在東京,經常會去銀座人形館看展覽,除了球形關節人形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創作人形,非常有意思。相比之下,國內開始接觸球形關節人形是從商業人形開始的,所以相對地商業氣息更濃厚一些。雖然現在開始自製人形地人也多了起來,卻沒能形成很好的文化氛圍,因為對這個東西瞭解的人還是太少,這個圈子還是太小眾。我只能期盼十年後,二十年後,中國也經歷各種發展沉澱,創造出一個良性的人形文化氛圍來。

2011812淩晨
BYTanbifever 




 :先生是不分性別的尊稱,不要說我搞錯性別。先生在日語中就是老師,或者某行業中有資歷的人。


以上是morose chu由google 維基等資料 自行統整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Blog design by Allan tsou. 技術提供:Blogger.

instagram